暮歌

我喜欢岁月漂洗过后的颜色
喜欢那没有唱出来的歌
我喜欢在夜里写一首长诗
然后再来在这清凉的早上
逐行逐段地检视
慢慢删去
每一个与你有着关联的字

羽林郎

嘈嘈切切对东风

提携青釭压螣龙

欧冶铸得个快哉贯长虹

莫邪并赠来毓秀灵钟

无边霁月有相逢

落霞飞鸿曾惊动

明珠锦绣不枉了盖世神通

却负一人云海挽玉弓

作泛声将心绪冰冻

笑众人偏偏湿了瞳孔

此夜鸣蝉入梧桐

明镜结秋霜

懵懂已到头纷纷堕尘网

徒费思量止沸扬汤

尝这后知后觉温绵痛楚

六神无主你又何苦

万语千言向何处申诉

偌大个江湖三两知音也无

当年弦乱曲有误

帘外周郎频相顾

痴心容易解良宵最难复

若再转过廿个冬夏春秋

会否有人临西窗共你剪银烛

2018-11-04

《西元后》

当我们站在堤港

脸庞对着脸庞

当星辰上岸

踢开她银红色鞋子

当暮色里第一次赤裸相对

仿佛已相识几个世纪

过往埋藏在大雪天

迟迟发出低微的叹息

应该如何道别呢

吻你以泪

以欢欣

恍惚我又站在那扇大门前

华盖有时散发土一样的香气

究竟不能撒手了

曾在深秋给我春光的

相分朝与暮

也令人辛苦备尝

从久远的长廊边

时针抵达神明的坟茔

痴狂的晕影被逐出藩篱

那时忧愁的巨浪还未落到身上

及早相拥

不至于满面仓皇

————————————————————

这首诗写给露中,用详细的句子很难描述的心情,以诗来表达比较顺畅。“公元前我们太小,公元后我们又...

2018-11-03

我很喜欢用"我们"这个词语。虚拟出某个能与自己共情的人物形象,能让我感觉不那么孤独。

我们……

我们会拥有快乐吗?我们会坦然接受人生的磋磨吗?我们可以从无限的沉痛中走出来吗?

一日比一日更觉得自己病态,浮躁,像割腕之后躺在床上的人,也许在等死,也许在等待伤口凝血。

我们啼笑皆非,面容含糊。

2018-10-29

广场上的诺玛

一个女青年来到巴山夜雨广场

失意的脸上留着前男友揍过的伤

她把石头丢进八月的池塘

有艘船经过水边空荡荡的窗


两名惯偷来到巴山夜雨广场

对坐在黄槲树下一人一口芙蓉王

美术馆像死了从来不开放

门外驻足诗人和他的破衣裳


三流歌手来到巴山夜雨广场

打开了这台聒噪烂音箱

老去的声音漫天飘飏

唱的是我们要飞到那遥远地方


四季里黄昏后总有人徜徉

五块花岗岩隔绝了舞池和人烟

雷同的名字雷同的脸庞

六点钟睡醒在七平米短租房


回到了广场你就回到了仙乡

重逢了十八岁时鲜艳的姑娘

回到了广场你就永远不会失望

告别了迷惘告别庸碌的战场

谁管你曾经想要活成什么模样...

2018-10-26

金吾子

吞过风沙

也凉州城外跨过快马

踏碎月牙

剑一痕靴点檐瓦

千金裘换美酒共某不醉不休

箭雨腥风背后

伤透未肯俯首

意气掀狂云却听你指桑将槐骂

掘我肝肠寸断至今仍不平


可堪好光景

雪天一步一歇停

地陷天黑方回头看前尘拥挤

问一句可冷可暖可否忧戚

还一眼似假非虚怎够详细

对错全依你

莫重提

但终究怨此怨彼把舛误撇清


任谁挑衅

难灭他执拗天性

纵焚旧琴

亦至多落得个徒然扫兴

偏生傲骨攀逆鳞

几柸倾尽总关情

学抱柱尾生苦熬一片心


————————————————————

激情写词,脑补效果应该是一首粤语歌吧。有没有歌手需要歌词啊,地摊价便宜卖了...

2018-10-24

双误

人间多荒凉

你是我的棺椁

我是你的仪仗


混沦的眉目尽头

是掌纹,石窟,低伏的蝉声

四野山脉拈连

我闭门不见任何人


别再问为何陆上行船

别再为长堤悲叹

行旅者困锁永恒的春天

是耶野蜂狂舞

坛城涌起一斑斑酡颜


六尺秋水里我的翕张的唇

盗取甘甜的粟粒

你心脏结痂又长出一种温柔

梦到过生命的凭证


终有一日

我们各自从街尾走过

青蓝火焰不再醒来

云翳不再颤

回首时候江水竭

峤山烂

西楼风雨伴歌吹


————————————————————

BGM《ジョディ》

2018-10-23

《阿德莱尔何曾起舞》

我梦见海边的房子,人去楼空,骨架薄而脆,窗幔褪色,像废弃的话剧布景。

那时我的一个朋友因超速被捕,我把洁白的纸片和未喝完的抹茶统统装进背包,经后门离开了。街道绕在山腰上,但是阴天也看不见波光粼粼的世界尽头。

曾经我困锁回廊迷宫,书册堆积起来犹如岩柱,我落荒而逃,镣铐一直都穿在琵琶骨。

身穿红色长裙的,我的母亲,从有人倒退着拉小提琴的楼阁上款款走下来,极客气地给我塞了一些纸钞。在我童年的蜡笔画里,在关于往日的臆想中,她从未有过这样风情万种的面目。

很小的时候,我们俩住少年宫附近。记得床底藏着数以百计的积木碎块,窗边拉一条长绳挂湿衣服,她总是把我的头摁进搪瓷盆里,刮...

2018-10-20

狼狈

至少有十年,我都迷失在情绪的谷壑中。

如此卑猥,如此不堪。

就像把一个窃了钗环的女贼剥光衣服,绑到高台上给人瞧。最初施以同情的人渐渐也都嫌恶起来了。

不怪他人不够温厚,自作孽天地难容罢了。

那雪缓缓地烧,一颗钉是一处疮,枉然看云的我快死于绝望。

2018-10-12

娜塔丽娅:一段祷告,一场葬礼

在九月的群霞里折颈而亡

黑海仍未从你身上消退

被花瓣濡湿的胸脯

依然像人类一样喘息

分娩的剧痛

催出斧钺交错的十二平均律

铜像迟了一百年才筑起

广场上铁翅乌同幼童嬉戏

谁打碎了生活这一串固定语序

谁用双手分开黑夜般长发

然后把番红花别在鬓边

曾经乌沉沉的太阳打马经过

他的灯壳里燃烧着爱人与悲剧

他来的时候我还不曾见你

他走后却留下夜莺酣眠在群星大地

再别去寻觅那恍惚的唇语了罢

这回天上又照出宝相辉煌的影子

却仿佛抛出了一生的入殓衣

2018-10-05

金大班向他伸出了手,笑盈盈的说道:“我们这里不许白看的呢,今晚我来倒贴你吧。”

说着金大班便把那个忸怩的年轻男人拉到了舞池里去。乐队正在奏着《小亲亲》,是一支慢四步。台上绿牡丹粉牡丹两姊妹穿得一红一绿,互相搂着腰,妖妖烧烧的在唱着:

你呀你是我的小亲亲,

为什么你总对我冷冰冰?

——《金大班的最后一夜》


————————————————————

金大班不似尹雪艳永远冷艳美貌飘着二月凉气,也不曾有过《马路天使》里小红的纯净天真。人们对风尘女子总有点奇奇怪怪的期待,不是盼她们跟杜丽娘一样有些痴意,便是望她们像河东君才学过人独具格调。

可金大班,她就是俗。俗得明白,俗得剔透。

年...

2018-10-04

福图那托对我百般伤害,我都尽量忍气吞声,不过一旦他胆敢侮辱我,我就要发誓报复了。您是熟知我的脾性的,总不会当我只是说一说吓唬人。总有一天我要报仇雪耻。这个念头坚若磐石。既然主意已定,就没想着会有危险。我要让他吃够苦头,而且不留后患。复仇者反遭受报应,这笔账就是没了结;复仇却不让仇家知道是谁害他,这笔账同样没算清。

……

我将火把塞进尚未砌严实的墙孔。火把掉到里面去了。一阵铃铛的叮当声随即传了出来。我不由得恶心起来。这是墓穴的潮湿所致。我赶紧干掉剩下的活。我把最后一块石头塞好,抹上灰泥。再紧靠着新墙,堆放好原来那垛尸骨。半个世纪过去了,一直没人动过。愿死者安息! 

——《一桶白葡...

2018-10-03

茕与萦

从弯曲的罅隙

我溜了出去

背后的玻璃房子缓步坍缩

一把伞缺失花萼

几块手帕褪去雾胧胧的壳

上弦月割断昆虫的肢节

凿开的耳朵背面开出甜酸无花果

在下一个清晨遇见他们

在水凼里匆匆吃几口他们

时间的边缘是块疤

是玻璃珠子碎在池塘底

我曾经忘却

然后重新记起

为何偏偏在云痕猎猎的此刻

无比厌弃白色的布拉吉

还有桌上剥开了半边的荸荠

施舍的躯体总是皴裂的

终有一日将它还回

仿佛我是赤条条来过

2018-10-03

《漂亮朋友》

梦里我们从高铁上下车,男友穿着驼色风衣,瘦得像一条鬼影。

我捂着胃,蹲在高高的站台边缘问他:滚吧,你滚吧?

他于是把巨大的行李箱扔过来,欣欣然转头走了。漂亮的年轻人无法忍受我,就像隧洞的煤烟无法吞没我。

浊浪永远徘徊,我的头发是一盘蟒蛇。告别了又泪又笑的双亲,我乘上脆弱的超市手推车,一直往满是灰烬的山麓滑去,直至溺毙。 


2018-09-27

昨夜星辰昨夜风

梦里我同一个中年秃顶的男子保持着不太道德的关系。目送他开着酒红色英菲尼迪出差去,桌子上他做的那盘清炒苦瓜慢慢放凉了。

后来我独自驱车去了很多地方。

彩屏诺基亚执著地躺在手边,可是甚至没有人给我打来一通电话。

我越过无数的背影,遥远的风景,向我举起香槟的月历女郎,烟花浅薄像一片铂金碎屑,还有宽幅幕布上虚假的星星,于是,踩了一脚油门试图顺着青草坡驶进湖水里。

终究没能死去,再睁眼的时候躺在中学的上铺,床单印的花样和地面上的人群既陌生又熟悉。我推开门,看见了母亲。

我对她说,我同L在一起,就是那个他们极钟意的干净爽朗的L啊。语气平稳,差点骗到了我自己。把心放在锅底薄油温火地煎的这些年,我头...

2018-09-26

柸酒人生

少小离家老大回,

每逢佳节倍思亲。

借问酒家何处有,

西出阳关无故人。

2018-09-22

她从来没甘心像现在这样穷愁潦倒过。她时常想起自己少女时代的一个黄昏,那黄昏弥散着灿烂的夕阳金辉,她路过一个大学门口,看到前面走着一个女孩,穿了一条浅灰色的长裤,笔直的裤线,笔直的腰。她感到那女孩身上的一种高贵的气度,母亲也想高贵,从此她觉得自己应该这样,后来她觉得女儿应该这样。

——《女中学生之死》

2018-09-16

梦里我是摩诃迦罗。四臂都持着画具,站在森森壁画前,一笔一笔地将自己的肖像重绘成文殊师利的模样。从长廊前走过的人们朝我合十致意,都忘了我赤红的皮肤和骇人面目。

梦里我加到了佛祖的微信,假装自己是观音。他什么都知道,他什么都没问。

2018-09-15

良珑同人歌《聊赠一枝春》

原曲:《梦逍遥》(已授权)

作曲:莫以海之名

翻填:我

笙箫咽  夕照铺水咸阳道上音尘绝

拆两段  缘字一提一捺顿挫往返与风月无关

凭鱼雁  而今桑榆景暮芳草碧满川

不见她  鲜衣白马玉生烟顾盼流连语惊天下

飘零久  关山一壶酒

长如此  去留莫回首

历历苦辛  总似参商隔远滨

浮云苍犬  几分惘然

当年岂知  今朝嗟叹

黄袍峰下素衣鹤发  虚名皆抛悠游问道

林丘幽茂  明月相照

清客一枝  烟霞盈池

渺渺俗世入幕无飞花  茫茫尘雾老病...

2018-09-12

《张三的爱》 

我寄出了一封信

就像寄出一块悒郁而亡的妆镜

就像把光华都浸在水里煮过

玉壶冰心候佳音


所有的蔽日的鸟群

变成了无声的

一条金鱼爬上岸

轮廓线旁有个婴孩读你

蜿蜒的笔迹

装进碗里


剥掉永昼的衣裳

还剩许多茫然无措的剪影

许多霜河从未得到过心

许多三流诗人守着皑皑而枯瘠

2018-09-10

有天他接到一封信,纸上什么字也没有,除了一枚红艳艳的唇印。

时隔多年,在旱热的撒哈拉,巴黎的香气又从前胸衣兜里钻出来折磨他,使他难捱地想起了他的玫瑰。

欧洲大陆上的风景对异乡人而言总是太过靡曼,穿过那一片幻梦陆离,只有弗朗索瓦丝的指尖带着真切的温度。许久许久以前,她掀起帽纱,朝他迸出第一个暖色调的词汇,仿佛生命自此开端。他是如何离开了那永远的芬芳的呢?

——《唐璜》片段

————————————————————
是不知道多久前跟新月脑过的一个故事了,小王子与玫瑰花的梗。青涩傻气的亚瑟恋上好友遗孀弗朗索瓦丝,"花总是表里不一,而我太年轻了,不知道该怎样爱护她",于是被作...

2018-08-17

某回失眠听肖邦的曲子,听到《升C小调夜曲》的时候,脑内就浮现了开头那座大桥的画面,于是决定延展出完整的作品。按乐谱的分段以及电影的三幕式结构来组织了行文章节,写的时候想象着各部分的画面,分别以瓷蓝、灰黑与高饱和度的红蓝色系为基调来运笔的。

我写东西的时候已经习惯于不断地掺入微妙的逻辑联系了,就让重者变轻,轻者化无,阅读体验太顺畅了味道就显得平淡,流失掉许多文字魅力。况且一贯行文隐晦,太藏着掖着了其实很无趣。本身想表达的意思、想呈现的内容很多,很勉强地把能细细掰扯写中长篇的素材塞进一个短篇里,秩序感显然不会好到哪里去,最后也就只有呈现出这么一副加了修辞手法的二流电影脚本(还是初稿)的效果。...

2018-08-16

琐罗亚斯德如是说

湍流逼停了雪白骏马

我的石榴的达瓦

若逃出了飓风的口舌

这便是我对你最后的复仇


生焉往复

渴水的人同他苍灰褶皱

穿过沙丘的刀背

在从前僧侣迁徙放牧的莽原上

旧的国度只是一个倒影


还要这菟丝子作甚么

冷的时辰如烟霾往天空中游荡

醒来的人们一代一代消逝了

启明星将昨日的名姓烙进火成岩的掌心

也赠予她人间的爱与无尽忧愁


但是你永不会明白

是谁在恶意阅读我们的命数

为何将掩的世界里仍有故人高歌

2018-08-15

【朝耀】The Basement Tapes (地下室磁带)

  • BGM《升C小调夜曲》。存在异色、娘塔、NTR等要素。悬疑向,气氛阴暗,狗血拧巴,也许OOC。别挂我,求评论。


完美犯罪常有,而完美欺诈少见。毕竟同哄骗自己相比,欺瞒全世界是如此简单。

——摘自《午夜飞行》


【序幕】

“小时候我有一个同住的孩子,色盲,但他很爱绘画,碧绿的天空,矿紫的太阳,猩红的人类或奔跑或跳跃……有一回我们出门买土豆,他步伐飞快,于是在刚刚刷过白线的公路中央,他变成了自己的最后一张图。浓稠的颜料溅落到我的鞋面上,我尚不理解它是从何而来,直到某天我决心离开我的亲爱的。听人说,如果你无法确定对方是否爱你,就打开他的心房看一看。我忘记了我所...

2018-08-13
1 / 5

© 暮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