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歌

我喜欢岁月漂洗过后的颜色
喜欢那没有唱出来的歌
我喜欢在夜里写一首长诗
然后再来在这清凉的早上
逐行逐段地检视
慢慢删去
每一个与你有着关联的字

甚至有了盐,有了死亡

听闻你向人说我疯了。

没错,这还是在我爷爷的爷爷的世纪就已经受到证实的医学猜想。沙子间存在孔隙,令我们的仪轨如此相似。

时间是无法被暗示的,但是蓝色的阿难陀可以。一架纺纱车,由下至上织梭,淌过从昨往今的瀑流,我也并非不爱你。只是真正的结局都拓写给岩板了,直到那浆果花又开得醉透。

曾有先知去放牧芦笛与鹅,双手一触碰布匹就变成了玳瑁纽扣,锡铜覆骨难收。

他涉足过人间,他也号哭,也笑忘。终于,不必再见面了,有的问候化成云气,淋锈了水泵绿油漆。

如果重逢在黑魆魆油灯壁外,朔风低掠过堰塘,食日子的都瘪起肚肠,齐声颂念:"谁冻死路旁,谁就率先舍下命途的罪状。"

2018-07-20

巴黎十二钗

老普拉纽斯顿时怒火冲天。

“卑鄙!无耻!”他挥拳怒吼,也不知道他是在骂西多妮,还是在骂都会巴黎。

——《小弗罗蒙与大里斯勒》


本书又名《巴黎姑娘》《一个女人的沉沦》。译名挺一言难尽的,典型地摊文学风,也可能是译者《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读多了。光看标题的话跟《少妇白洁》放在一起都毫无违和感。都德的另一本书被译为《女神的沉沦》,如果串着看起来,不知道会不会有无辜路人从此以为都德是法国的兰陵笑笑生。

作为名家的长篇小说,这本书其实有些过度小众了。豆瓣评分人数怎么累计都达不到三位数,冷门到全网都几乎找不到电子书资源,只有几家卖旧书的网站还有纸质版。这么适合装逼的一部小说竟然没人出来表演一番...

2018-06-25

我们是人海中的难兄难弟,我们是被长矛穿刺的风车,我们是银蛇多出的脚,经过安娜·卡列尼娜与她的无名车马。

We wear our scarves just like a noose

But not 'cause we want eternal sleep

And though our parts are slightly used

New ones are slave labour you can keep

We're living in a den of thieves

Rummaging for answers in the pages

We're living...

2018-06-19

我躺在汽车的心窝里,想起了那么一个晴朗温和的中午,那时的阳光非常美丽。我记得自己在外面高高兴兴地玩了半天,然后我回家了,在窗外看到父亲正在屋内整理一个红色的背包,我扑在窗口问:“爸爸,你要出门?”

父亲转过身来温和地说:“不,是让你出门。”

“让我出门?”

“是的,你已经十八了,你应该去认识一下外面的世界了。”

后来我就背起了那个漂亮的红背包,父亲在我脑后拍了一下,就像在马屁股上拍了一下。于是我欢快地冲出了家门,像一匹兴高采烈的马一样欢快地奔跑了起来。

——《十八岁出门远行》

2018-06-15

奇相,帝女也

君不见

珠抛玉迸销金戈

千帆意气沉铁索

更枕断

青山万座


2018-06-01

妈妈,我再也无法奔跑了

又走过许多座桥

断过许多条骨

有一天我摔倒在地

离大洋还很远

砸碎了木卫二冻蓝色眼睛

那么这双腿你都拿去罢

卸下  拆开

尽可以看看里头的木屑

看看曾经破败的故事和她的心

2018-05-21

五蕴未空意难平

我早就明白,人类对他人的痛苦是毫无察觉并且无法体谅的。

但是当我以调侃的语气说出自己的病痛时,至少不是为了听那么一句近似于挖苦的"你有病就去治"。有很多瞬间我想回击一些刺耳的话,最后都归于沉默。

我是很小心眼的,也很礼貌。是很脆弱的,也很顽强。多年的化疗能摧毁人,更能塑造人,在我躺在床上边忍着呕吐边看见那些橙红的液体灌输入臂的时刻,在面对无数次射线检查的时刻,在被药物挤占人生的畅快的时刻,那种日常生活里的幸福喜乐就愈加清晰了。许多次我想要抛弃,却又终于攥得比谁都紧。

到了这时,再没有什么刺伤内心的语言不可原谅,再没有什么离奇的故事发展难以接受。

2018-05-13

换一双亿万年不撒的手

在梦里我们从未有过这样的奇遇

一张天空的碎片

一把靡艳的灰

有个罪囚死了

吞咽报纸油墨的人留下泪水

却道家中有阿谁

母脐绕颈的胎儿,你去看看今日的太阳

但那究竟是古代的景象了

无尽的流云穿透灵魂的罅隙

赤与浓朝长干里奔涌

此生我决计做这半疯又全盲的乞丐

用黑夜涂满你

再也不要离我而去

2018-04-16

B换上泳衣,去海滩了。在海里游了一阵子,打算借助晚霞看书。看超现实主义诗人的作品,什么也看不懂。一个平和又孤独的人面临死亡。一群形象,都是受伤的。这是他惟一看明白的地方。实际上,那些形象像落日一样逐渐淡出,剩下的只有伤痕。一个二流诗人在等候去新大陆的签证时失踪了。一个二流诗人滞留法国地中海边某村镇时,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就失踪了。没人去调查。没发现尸体。

……

室内只剩下自己了,B脱下鞋子,找香烟,开电视机,重新上床躺下。不知不觉中竟然睡着了。梦见自己住在一座巨人城里(也许是参观)。梦中只有不停地走来走去,走在黑乎乎的长街上,他记得别的梦里也有这些长街。梦里有一种姿态,他知道清醒时没有过这...

2018-04-13

—我韦德·沃兹,就是找不到彩蛋,死在绿洲,从堡垒上跳下去,也绝不组队!

—队友真厉害!

2018-03-31

“我这边,窗子上面吊下一枝藤花,挡住了一半。也许是玫瑰,也许不是。”他不再说话了,可是电话始终没挂上。许久许久,流苏疑心他可是盹着了,然而那边终于扑秃一声,轻轻挂断了。流苏用颤抖的手从褥单上拿起她的听筒,放回架子上。她怕他第四次再打来,但是他没有。这都是一个梦——越想越像梦。

第二天早上她也不敢问他,因为他准会嘲笑她——“梦是心头想”,她这么迫切地想念他,连睡梦里他都会打电话来说“我爱你”?

——《倾城之恋》

2018-03-29

说完这句话,好像耗费了毕生的勇气。这一天,早来晚来终究躲不过。不必留恋,不必叹息,人年轻时免不了会经历弯道歧途,只不过有的人要付出更多的试错成本。
此时此刻,每时每刻,我都是自由的。有幸见过了天地,磨难已显得渺小。

2018-03-20

其实我是骗你的。挫折不会令你坚强,更不会引人成熟,它只会使人麻木。

2018-03-09

阿树

我有一万盘磁带

都用来记录咒骂的声音

我浑身上下长满了复眼

朗读出

讣告的壮丽


河神躺入一张旧竹簟

岸边的灯火超度过海一样的鱼群

晚钟不会再迟疑呵

云铺石头泮

水隐草荡里


裹着缁素的远方客

他们来了

赶走原野上的马匹

他们走了

留下喟叹在姆妈的烟锅内生根育芽


她将新鞋子扔给空背篓

于是我笑闹着跑进春风中去

跑向山坡

跑向铁锈色的光晕

那时我便原谅了自己


2018-02-27

【整理/分享】连环画版《带阁楼的房子》

原著:契诃夫

编绘:何多苓


1 六七年前的夏天,我住在乡下,命中注定经常闲散,四处徘徊。


2 有一天傍晚,我偶然走上一条林荫道,这里安静而黑暗,树梢上有光影颤抖,金莺勉强唱着,它大概太老了。


3 在林荫道的尽头,我看到一座带阁楼的白房子。  


4 门口站着两个姑娘,年纪大些的那个并不看我,另一个却惊奇地瞧着我。 


5 那两张娇美的脸仿佛早已见过,回家的路上我觉得像做了一场好梦。  


6 从此我就经常去那白房子附近,我的心越来越沉重,生活过得这么快,这么没意思。我偶尔还可以听见她们的声音。  


7 她们是已故枢...

2018-02-26

我本来不爱你,但冲上山岗时,看着你的背影,又一下子爱上了。我告诉塔娜自己多么爱她。

——《尘埃落定》

2018-02-26

【杂谈】如何轻松成为一名同人圈大佬?

  • 搞事向,戏精流,内有干货。如误人子弟,本人概不负责。

世上最奇幻的正是,当我将真话说出来,你免不了要笑它荒诞,或怨我恶俗。但事实恰恰如此。总之,我选择忠于那畸形的本相,也忠于自己歹毒的内心。

以下内容我暂称之为“同人圈营销学”——可以理解成反讽,还可以认为是一篇再普通不过的教程,反正对它性质的认知都不会影响它的正经程度。我瞧不上已经利用其中某些方式成功上位的人,同时也惋惜因为不懂得使用策略而被埋没乃至于落寞出坑的人。脸皮要厚心要黑,这是我想告诉后者的。


正文↓↓↓

1.提前做好SWOT分析

(1)自身条件的优势与劣势

首先你要对自己的水平有自知之明,充分看清自己的长处...

2018-02-23

“在每个寂寞的夏夜里,在每个想念你的日子里。任时光流进你我的身体,让记忆抓紧你我的呼吸。”
歌词和旋律让我想起《8848》里叶峰剪去长发,远走西藏,丛容失忆,楚天歌跳下西湖……有的故事,永远怕它有下文。不过有也很好,大风来了我们偏偏迎上去。
永不能丢失这颗少年之心。

2018-02-22

ANAΓKH

两年前与友人联文,拼出一部洋洋洒洒收不住尾的权谋小说。

取“万方多难此登临”之意,故事命名为《登临台》。阿茶发起活动并写下第一段话,阿雪因她活泛的脑子和旺盛的精力成了主笔,我负责人设、主线把控和细节纠偏,又有多位写手被我们威逼色诱着加入其中。不久便开始在某公众号上连载,使该平台头一回收到了打赏。

是时的确踌躇满志,还做着诸如“好好写,写成了咱卖给山影当储备剧本”的白日梦呢。这同“稳住别浪我们能赢”是一般无二的flag,很快这个项目就在种种不可抗力下搁停了。原因嘛无非是懒癌加创作理念分歧。能不分歧么?女主OOC成了汉子婊,擦边球麦麸写成了all男二号,群像剧写成了路人男主的养成方法,其余角色...

2018-02-21

就这样一年又一年。

2018-02-16

他就那样被吊在绞架上,在天与地之间荡来荡去,或者用我堂兄安布鲁斯的话说,在天堂与地狱之间荡来荡去。天堂,他永远无法到达;地狱,他也已经进不去了。

……

“你看到了,菲利普,”他说,“这就是我们所有人最终的结局,有的人死在战场,有的人死在床上,各人命运不同,但都难免一死,你不可能太早懂得这些道理。但这是犯罪的下场,它对你、对我都是一种警告,告诉我们必须保持清醒的头脑,要有节制地生活。”

——《浮生梦》


2018-01-11

谢谢你,陌生人

在lofter最感动的就是,粉丝列表里有个姑娘,只关注了我一个人。这种被深深重视着的感觉过于美好了,捧起来怕它跌坏。某次闲聊时她说喜欢我写的那些小零碎,于是我后来陆陆续续又写过一些,然而从那以后她很久不曾上线,没能读到。忍不住嗟叹,互联网让我们的相遇和分离都变得太容易了。
这条lo是为了每一位关注我的人写的。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说说为啥会选择fo我吗?也可以留言让我说出对你的印象。
或者来天南地北闲谈都行,永久有效,比方说半夜睡不着了随时可以来这下面找我版聊。想说啥说啥,diss我都行。
我没什么特长,只会捧场。比如你发布了一篇博文却反响寥寥,那么欢迎随意艾特我,我会为你留评。这个也是永久承诺。
我没...

2017-12-18

有一次,我去买黑豌豆,快要回家时,有个老太婆突然抓住我的手。我还以为她要咬我呢。她看了看我的掌纹,大笑了几声。"你永远不会结婚,"她说,"你不会,而且你一生漂泊。"她没有要黑豌豆的钱,告诉我赶紧跑回家去。我跑啊跑,使劲想弄明白她的话是什么意思。

——《橘子不是唯一的水果》

2017-09-06
1 / 4

© 暮歌 | Powered by LOFTER